19940412_

窈窕君子

[群搞事]减龄剂也是爱情魔药

流光:

-霍格沃茨AU,快新,六年级蛇院与鹰院的两位聪明的级长先生,还有好久不见的3/4组(


-又名《全霍格沃茨都以为我们快结婚了但事实上我们还没在一起》


-群里滴七夕活动,第十棒,时间17:00


上一棒阿沙,情节限定:变小


下一棒悦悦,情节限定:他转身就看见张扬的白衣怪盗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和他一起跨越了一年余的光阴,风吹着他的头发和白衬衫的衣角,眼睛里的光芒流动。


“太慢了。”


 


 


 


 


 


Zero


 


 


 


 


 


霍格沃茨的魔药课教室,现在是六年级的上课时间却出现了与一群十七六岁的青涩少年少女年龄严重不合的孩子却无人惊讶只是在往坩埚里加切碎雏菊根还是犰狳胆汁之后的短暂空闲时间好奇的往角落里望去。


孩童一身的蓝色拉文克劳巫师袍尺寸大的厉害坐在板凳上衣角揉成一团领带松松垂到膝上蓝白相间的围巾懒散的挂在细嫩的脖子旁表情是和外表年龄不符的无奈与冷静,身旁的茶发少年看不下去掏出魔杖对着领带衬衫围巾巫师袍一个个给他念缩小咒。


 


他叹一口气,小孩子没有经历变声的稚嫩嗓音清晰踩着每个音节的最佳点说着大人一样成熟的话,“…服部,我知道你的魔药课成绩一向很烂,但是能把提神剂熬成减龄剂并且同时让坩埚爆炸了的人,你是第一个吧。”


 


 


 


 


 


One


 


 


 


 


 


工藤新一本来是很无辜的,他好好的站在那熬着被斯拉格霍恩夸奖几近完美的提神剂,冬天的霍格沃茨漫天飞雪一片苍茫的白地窖里人们呼出的气凝雾又散开和提神剂升起的白色蒸汽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还一边笑着往坩埚里加非洲红蛇的碎皮一边和身旁的白马探讨论今天门环的问题,接着下一秒一大团的蓝色药剂就翻涌着朝他冲来速度之快和金色飞贼有过之无不及找球手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水原来可以超越声音,他还没听见身后格兰芬多的同级少年和身边白马探的呼喊药剂就哗啦泼了他一身,这可是在冬天的霍格沃茨地下魔药教室,他愣着神本能打一个冷颤然后反应过来低头就看见自己的手逐渐缩小视野逐渐下降。


 


 


 


“真的万分抱歉!工藤大人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服部平次对着坐在板凳上一身衣服已经被白马探施了缩小咒整理的齐齐整整的工藤新一双手合掌拍得响亮一声,炸了坩埚的他已经不可能再去熬药剂了事实上他也不想、等斯拉格霍恩拿着他熬出的减龄剂样品匆忙拿去分析后他就赶忙从格兰芬多的区域跑到这里来给工藤新一赔罪。


 


 


 


 


 


Two


 


 


 


 


 


“虽然我一直都知道黑炭你的魔药课成绩很烂,但是能把提神剂熬成减龄剂并且同时让坩埚爆炸了的人——相信我,你绝对是第一个。”黑羽快斗的斯莱特林魂日常驱使着他一定要和服部平次掐架,严冬里虽然斯莱特林的地下室也有生起炉火,但果然还是四学院里象征着火元素的格兰芬多休息室最为温暖,四个学院里少见有聪慧的亚裔少年凑在一起总能想出有趣又离奇的点子把严冬刺骨的寒意和飞雪驱逐的消失殆尽。


 


虽然嘴上嘲讽着服部平次糟糕的魔药水平但他还是对工藤新一变成小孩子这件事感到十分有趣,边嘲讽就边去捏一边坐的端正喝红茶的小团子白嫩嫩的脸还想去亲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得到对方的魔杖警告后撇嘴悻悻收回手。


做对面的服部平次听完这和早上工藤新一的反应相差无几的回答就想翻白眼,再看对面两个虽然有年龄差护盾但仍然给里给气的人直接翻白眼了,“这话早上我差不多已经听一遍了,你盗版工藤脸还没够还盗版人家话…唔唔唔唔唔唔!!!”


黑羽快斗一愣然后扭头看着工藤新一就是一笑,少年顶着七岁的孩童身躯照样是年级里魔力顶尖头脑聪慧的少年、拉文克劳的六年级级长,掏出魔杖就是一个快准狠的无声锁舌封喉咒,看起来白嫩嫩软乎乎的脸庞被身后的炉火映的橙红又温暖、蓝眼睛的边缘燃烧起天边的霞光红云。


 


 


 


“我们来这里可不是吵架的,当务之急是帮我恢复原身,想打架的话——下午的黑魔法防御课是实战课。”对面的服部平次刚用魔杖给自己解了咒,工藤新一没等他重新开口就慢悠悠转动魔杖指向他,“服部绝对是开创了魔药史上的新成就,提神剂的步骤就熬出了减龄剂——并且是特别的。”


“减龄剂一般都不需要解药只等时效过去,但服部熬出来的偏偏需要解药,而且老师说这种减龄剂的解药只有一种。”


 


他说到这里一顿就甩甩魔杖,十又四分之三英寸的无花果木顶端蹦跳出烟火一样的金星碎光比他身后跳动的炉火还要亮,像是孩童手抓住了洒落的星辰晃在眼里就是夏日的星河,黑羽快斗低头看他就想起了两人在对角巷的奥利凡德魔杖店几乎是同时拿起那两根无花果魔杖的那一刻。


……‘互相爱恋印下的签章’。”他轻轻用嗓音念出,像是披上斗篷就无畏前行羊皮纸随风飘去的远古吟游诗人。


“提问先生,”黑羽快斗举手一秒破气氛,“那是什么玩意儿?”


“……………………………..”工藤新一慢慢抬手捂脸指缝里隐约可见红彤彤的脸颊,“通俗点来说……………”


 


 


 


“………………..与我、相互喜欢的、那个人、的吻。”


黑羽快斗刚喝下去的一口红茶就噗的喷向对座的白马探,被后者目光平静立起的盔甲护身反弹了回来,同样早已竖起盔甲护身的工藤新一好心的再给了他一个清理一新。


 


 


 


 


 


Three


 


 


 


 


 


“混蛋黑炭什么解药不好为什么偏偏是相互喜欢的人的吻?!你当这是凑合情侣并检验相互真心的另类爱情魔药吗!!”


黑羽快斗侧身错过服部平次射来的无声石化咒然后甩过去一个塔朗泰拉舞,对方马上一个盔甲护身立起来踏步冲来就是一个除你武器和软腿咒,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红一绿的两色巫师袍衣角混着纯黑和咒语的五彩光芒不断的盘旋,教室里大都是这几种高速流动的色彩,“我怎么知道会这样!明明我也是严格按照书上指示做的啊!!”


 


黑羽快斗恨铁不成钢的翻着白眼就丢个门牙赛大棒过去,“你自己做出来的魔药你自己都不知道?我们都是按照书做的就你一个搞出了这跟月老一样的减龄剂某种意义上你也的确是魔药界冉冉升起的巨星了服部平次!我迫切祈祷并预言你今年的魔药课和黑魔法防御课成绩都是T以下!”


服部平次翻白眼心底骂着死给然后甩个霹雳爆炸过去并且暗自发誓回去一定要拉那两位成天泡图书馆的拉文克劳开发出一个有各色鱼类的改良清水如泉,“就你一个期末前死命缠着小泉红子补习占卜课最后才勉强达到A的人?你厉害你去给工藤找能让他复原的人啊!?”


 


黑羽快斗听完短暂的噎了一下然后嘴动的比脑子快,因为激动本来朝着服部平次发射的统统石化都偏了个十万八千里打到远处的一位斯莱特林少年身上,惊得他对面的格兰芬多搭档以为自己的无声石化咒终于成功了,“你以为我不想啊可以的话我就行啊只要那位不解风情的级长先生也喜欢我!!!


 


 


 


一瞬间全场寂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服部平次被这个语言炸弹震得手一抖魔杖就啪嗒掉到地上然后咕噜咕噜滚到角落里,远处被黑羽快斗的统统石化无辜误伤的斯莱特林少年咚的一声就头朝地与冬日的冰冷大地进行拥抱,一黑一绿像是在烧焦的大地上仍然顽强生长着一簇杂草,在风雨中仍不屈的扎根在地毫不动摇。


在和小泉红子进行搭档的中森青子再单向投递一个炸弹,“什么你不是早就和工藤君在一起了吗?!!


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泉红子玩着魔杖又补一刀,“哎呀,难道我们的级长先生是被人甩了吗?”


黑羽快斗:“…………………………….”


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黑羽快斗给自己一个阿瓦达索命的心都有了。


 


 


 


 


 


Four


 


 


 


 


 


黑羽快斗喜欢工藤新一,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黑羽快斗想和工藤新一谈恋爱,这件事全霍格沃茨都知道。


都说斯莱特林六年级级长先生成天撩妹递玫瑰衣袖里的鸽子满天飞,但也众所周知只有递给工藤新一的花永远都是那如火艳红,旁观者看得的清又悦眼早就习惯了两人日常的给里给气,还以为两个早就在一起了都做好毕业前夕被递请柬听到他们说我们结婚啦的准备,未曾想到现在是连亲都没亲过,爱都没说过,枉黑羽快斗成天红玫瑰送的欢快工藤新一接的无奈,还不表白等毕业后的七年之痒吗?


 


 


 


黑羽快斗是打算毕业再表白的,但是想着感情总归要培养,再者也不确定工藤新一到底喜不喜欢自己,还是多等些日子观察观察再说。


然后这一培养、一观察,就是六年。


再然后,服部平次的一盆减龄剂是浇了工藤新一个透心凉,也把他浇了个透心凉。


 


 


 


服部平次平静的把手摁在黑羽快斗左肩上,头上肩上都堆了一层细雪衬得他这人又黑了几个度,“你真的喜欢工藤?”


“……我爱他。”


黑羽快斗其实不是很懂为什么服部平次一定要拉他来这大雪纷飞的空旷地来,顺带还在周围下了一堆的防护咒,冬日的雪向来无情又无温,他出来的匆忙没带围巾但想着心里人的名字就觉是一股暖流。当初在奥利凡德魔杖店的初见他觉得这人就是一团燃烧的火烧尽了所有的黑暗,两支魔杖迸发的星火里他耳边响着凤凰的歌声,他想这人的眼睛怎么是温暖的冷色。


“行吧,你小子够乌鸦嘴,这会我的药剂倒真成牵线月老了。”


“…儿啊,你那缺根弦的大脑怎么肯定下他一定喜欢我的?”


“……孙子啊,长点心吧,工藤这么久六年了连个姑娘的手都没牵过,就接你玫瑰高抬贵手,”服部平次恨铁不成钢的拍着黑羽快斗肩膀,“再不济他真没那么自恋看不上你,你俩也绝对不会断得跟抓个飞贼那样简简单单的。”


“行,要是成了周末霍格莫德我请。”


“好!那我也不下周的魁地奇比赛再把游走球呼你脸上了!”


 


 


 


 


 


Five


 


 


 


 


 


“所以你一定要我今天出来找你到底是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吗?下周就是你们斯莱特林对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比赛还不加紧练习?而且今天的雪下的这么大,你不是一直都怕冷的吗?”


工藤新一抓抓一路上抱着他左拐右拐不知想着什么的黑羽快斗的围巾,本来他是想自己走,但黑羽快斗就笑的意味不明的弯腰量量他目前的腿、再量量自己的腿,然后说不用我们再对比霍格沃茨的走廊了吧直接笑嘻嘻的抱起了略略的生气他,毕竟他原来的身高两人可是完全相等的。


孩子们一日日坐日历前扳着指头握着笔减少日期就是等着后日的圣诞节驯鹿,铃铛声已经夹杂在漫天的白雪里顺着风悠悠的飘过来铃铃铃的响清脆的好听。


照往日黑羽快斗是不爱冒着大雪出来的,就爱窝在餐桌上拉着人玩韦斯莱把戏坊的有趣玩意儿,一遇到必须出来的天恨不得整个人粘自己身上,总抓着他缩在衣袖里的手眼睛里眨星星鼻子冻得通红的和他说他身上暖和,喝完黄油啤酒还是巧克力奶然后就满足的叹一口气说这些就是他一半的命啊。


 


黑羽快斗转头看了眼工藤新一然后笑着在前面停下脚步,身后就是一扇门。


有求必应屋。他的大脑迅速得出结论但声音不愿出面。


黑羽快斗轻轻放下工藤新一上前一步为他打开门。


“来。”


 


 


 


奥利凡德魔杖店,那是发生在不久又不短的六年前的短暂会面,两个相像又不像的孩子推开店门然后相视都为他们容貌如出一辙的神似感到惊叹,也未曾想到这无意间的对视就是一生纠缠的开始。奥利凡德也一阵惊呼,然后笑着就说出了两人父母从自己手里购走的魔杖。


他唤着两人到他身前来,然后就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说着你们真的很像又不一样,接着就起身说我这里刚好就有很适合你们两人的魔杖,它们也是相似又不同。说着就递过去两根魔杖,两人接触的第一刻魔杖的杖尖便都蹦跳出烟火一样的多色碎星光,又开始喷射着淡色的奇妙火焰,最后是凤凰的一曲高歌结束了这场相认。


 


“十又四分之三英寸,无花果木,凤凰羽毛杖芯。”


“它们的魔杖木是同一枝头上朝同一方向生长的两枝,他们的杖芯是整日同飞的两只灵鸟尾羽上的两根。”


“双子魔杖,相似又不同,魔杖选择巫师,它们选择了你们。”


 


 


 


有求必应屋,有求必应,工藤新一看着面前这一幕宛如电影回放的影像有些微的愣神。黑羽快斗蹲下身和他平视一双手摁在他的肩膀,眼神里是他少见的认真,一字一顿就开始说名侦探我爱你,我爱你,凭语言都听得出不可能是玩笑。他说我想吻你,待会你不愿意就推开我,至于魔咒只要不是火烤热辣辣和黑炭前几天说的改良清水如泉都随你。


 


 


 


工藤新一最后还是慌忙伸手捂住了黑羽快斗凑过来的唇,后者眼里的海上光芒一瞬间的暗掉,他低头就小声说了一句,工藤新一堵梅林的胡子那肯定是“果然”。


然后他笑着又说我懂了,那我走了。


工藤新一急的一把就拽住他的巫师袍后摆使劲一拉,紧急关头的小孩子总是有无尽的爆发力,这一拽硬是直接把黑羽快斗拉得坐到了地上。


他深吸一口气,破罐破摔的大吼在黑羽快斗听来效果和大声咒有过之无不及,“你是笨蛋吗至少等我把衣服变回来再亲啊?!


 


 


 


 


 


Six


 


 


 


 


 


第二天全霍格沃茨看着照常变回来的工藤新一想这回是真的在一起了吧,到头来不还是毕业就结婚的一对儿嘛。


 


 


 


“咳咳,各位啊,我和新一有事要宣布。”黑羽快斗清咳一声把魔杖尖抵在自己的喉咙前,两双十指紧扣的手其一的左手无名指上的订婚戒指明晃晃的反射阳光闪瞎众人的眼。


群众大都翻个白眼表示有恩爱快秀有狗粮快发。


“嗯…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新一要——”


 


结婚啦!


一瞬间两人藏在袖口的魔杖都蹦跳出火星一如当年的初见,乍看像是少年们藏于袖口的星星将要逃走,又像是他们的手中握住了光芒和火。两人的左右手近乎同时的抽出魔杖然后相视一笑,十又四分之三英寸凤凰羽毛杖芯的两根双子魔杖杖尖相碰融合出了更明亮璀璨的星辰,两位主人同时抬手把魔杖对准天空,接着就是一道烟火线窜上天空,点点的星光构成了一只飞翔展翅的凤凰。却是无声胜有声,光芒散去后坠落停留在了每一个人眼中。


 


 


 


“祝各位毕业快乐,顺便有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请柬管够…”


“当然,甜品也是哦——”


 


 


 


 


 


Zero


 


 


 


 


 


“哈……”黑羽快斗抱着热乎乎的巧克力奶满足的瘫倒在软椅上、靠着格兰芬多的火炉呼出的气都觉得是暖洋洋的。他扭头看了眼一直在看书眉头微蹙纠结消失咒的工藤新一,笑嘻嘻的凑上去抓住那人空闲的左手道,“新一啊…你知道吗,冬天的巧克力奶和黄油啤酒简直就是我一半的生命啊。”


工藤新一闻言倒是带笑的抬头,眼睛里映着黑羽快斗身后跳动的金色火光的影子和撒出的火花,“那你的另一半生命是什么?其余三季的魁地奇?”


“不,”黑羽快斗摇摇头然后笑得温柔,“是四季里的新一你啊。


 


 


 


 


 


————————


虽然无脑发糖向但我肝爆辽


 


 


 


嗯…放一下魔杖木设定吧,有兴趣滴阔以看看,做双子魔杖不要再合适:


Sycamore    无花果树 
无花果树创造出热爱探索的魔杖,他们渴求新的经验,如果让他们从事平凡的工作会让他们失去才华。在外观优雅的魔杖中他们有着奇特的属性:如果他们感到无聊的话,他们会自燃。许多巫师在中年沉静下来之后惊讶地发现当他们又一次用魔杖召唤拖鞋的时候,他们值得信赖的魔杖在他们手中突然迸发出火焰。由此可以推断,无花果树的理想主人是那些有好奇心的,有活力并且有探索精神人。当遇到符合条件的主人时,他们会显示出强大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使得无花果木魔杖成为最昂贵的魔杖材料之一。


 


 


 


 


 


 


@初夏微凉& 


七夕快乐。


很高兴认识你呀。


 


 

7/52.:

7/52 206.

请在我要死的时候在叫醒我 

Please wake me up when I die. 意识与概念



BF-300墨尘:

这口官糖一点也不好吃,我也就看了几百遍而已


快乐源泉【戳这里】

落花流水